出售罐装彩虹屁

有朋自远方来,请你吃脆皮鸭。

【喻黄】学习高数会给黄少天的生活带来什么(下)

      单身20年的纯情少男黄少天整个人都不太好了,他被喻文州虚虚地圈在怀里,却仿佛中了定身咒一般,整个人动弹不得,心中全是弹幕:天哪我和男神见面不到五个小时就被他(四舍五入地)亲亲抱抱了,现在是我在追男神还是男神在追我啊?

     

        不知道是黄少天嘴比脑快,还是喻文州跟他心有灵犀,恍惚之间,喻文州就扶着他的肩膀把他转过来,笑意盈盈的眼睛对上黄少天迷迷糊糊的目光,坦荡荡地打出一记直球:“是我在追你啊,我喜欢少天嘛。” 

       

       表白来得猝不及防,黄少天被这记直球砸得发懵,暗恋已久的男神跟他见面不到五个小时就说喜欢他想追他了,今天是什么好日子?!黄少天兴奋得简直要缺氧,一时不知道该假装晕倒,还是该大声尖叫,最后他脑子一热,撂下一句“我头好晕啊要回去躺躺下次见啊886”,推开喻文州,拔腿就跑。

      


       喻文州百思不得其解。约会之前,他还翻看了好几遍黄少天这些天的私信,觉得他对自己应该也有意思!他谦虚地估计了一下形势,设想了黄少天可能做出的种种反应,想着初次见面虽然不好操之过急,但是表白之后互通心意牵个手打个啵总还是没问题的,却怎么也没想到黄少天居然这么不给他面子。联想到上次马原课上,也是没来得及要到联系方式,黄少天就飞快溜走了,这次见面,黄少天都不肯主动过来挨自己坐下,还一心只想学习高数,自己怕不是遇上了一个假的迷弟吧?喻文州想想还觉得挺委屈。

       


       但是想到黄少天脸红迷糊的样子,喻文州又开始担心他在图书馆闷了一上午,是真的闷出病来了,又怕他就这么急冲冲地跑回宿舍,午饭也来不及吃,终究是担心胜过了气馁,匆匆回寝室放下书,又绕去食堂拎了碗鱼丸粥,准备给黄少天送去。

       


       可事情完全不是他想的那样啊!

       

       黄少天刚刚迎来了人生小巅峰,此时跑得比香港记者还快,一口气冲回寝室甩下书包,大气都不喘,反倒是张佳乐和方锐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快就回来了。张佳乐正躺在寝室里做咸鱼状,看到黄少天又满脸通红(不知道是害羞还是跑得太急),八卦之魂熊熊燃烧,立刻重病垂死惊坐起,张口就是:怎么样?他长得好不好看?有没有对你一见钟情?第一胎跟你姓还是跟他姓?学区房买哪儿的想好了没?

       


       倒是方锐心思细腻,发现他脸红得跟中奖那天晚上一样,一眼就看出其中的猫腻,大呼不好:“树上的鸟儿成双对,黄少天今天要出柜!”

      


        黄少天对室友的垃圾话置若罔闻,眉宇间尽是大仇得报的快意,张佳乐深吸一口气,惊觉黄少天身上的香水味儿已然褪去,变成了恋爱的酸臭味!他暗道不妙,还没来得及跟方锐通气,黄少天就按捺不住,朝室友开腔,唱起了High歌!

       


       黄少天唱得尽兴,一句“噫~~~”被他唱得百转千回,连张佳乐和方锐也要为他的肺活量鼓掌。一句“你不在”还没唱完,拎着鱼丸粥的喻文州就破门而入,撞见了黄少天载歌载舞的场面,一时间所有人都愣住了,方锐福至心灵,一拍手:“哟,这不是来了嘛!”

       

       喻文州真的很冤,他担心黄少天,敲门时就没忍住敲重了些,谁知黄少天兴奋过头,门没关上,他这么一敲,没有着力点,整个人也跟着门进来了,门内的阵仗怎么看怎么诡异,莫不是黄少天高烧不退正在跳大神驱邪?

      


       众脸懵逼之际,竟然是黄少天最先反应过来,想到喻文州可能会误会自己,他就想立马有所行动,让喻文州知道自己的态度。

       


       黄少天不愧是最优秀的机会主义者,他立马扔掉手中的call棒,一个箭步冲向喻文州,夺过他手中的粥放在离自己最近的在桌子上,抱住他往外推,还不忘用脚带上门把试图看戏的张佳乐和方锐锁在里面,整套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喻文州看了都想为他鼓...喻文州被抱住了鼓不了掌。

       


        黄少天一向手比脑快,待他反应过来,喻文州已经被他压在墙上了,他一抬眼,就能对上喻文州的睫毛。以-2厘米的身高差壁咚了男神,黄少天有点怯。但心里又有个小小的声音,鼓励他做点什么。黄少天在心里给自己打气,做了个深呼吸,捧住喻文州的脸,眼睛一闭,用力地亲了上去。

       


       喻文州二十年来过得顺风顺水,他脑子聪明,性格好人缘好,盘靓条顺声音好听,从来想做的事没有不成的,他万万没想到,自己人生中最大的挑战居然是黄少天。他在追求黄少天这条路上走得柳暗花明,总是于心灰时峰回路转,可是黄少天的心思也太山路十八弯了吧?被表白了把人推开就跑,以为他对自己没那个意思,他又扑过来就亲,这到底是什么路数啊?喻文州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

       


       黄少天第一次做这种事,没什么经验,喻文州陷入呆滞也没配合他,他亲完才反应过来,卧槽刚才是不是没伸舌头啊???正想着要不要再来一次,可是喻文州的视线太冷淡,他不敢造次。何况强吻男神这种事,总是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虽然意犹未尽,黄少天也还是放开了喻文州。

       ...   

       宿舍里的方锐和张佳乐整个人贴在门上,抓心挠肝地想听外面的动静,门外的两人却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黄少天看着跟死了机似的喻文州,心里十分没底,讪讪地松开了手,歪着头观察喻文州的反应,可喻文州的表情怎么看也不像是在为刚才的吻开心的样子,黄少天更害怕了,没忍住苦了脸:“你是不是生气了?你别吓我啊,我特别怕你生气,你一生气我就不敢......”

       


        喻文州无声无息地重启了,他叹了口气,伸手又抱住黄少天,护住他的头,把鼻子埋进他头发里嗅了嗅,好像这样就能恢复力气似的。

       


       难得有黄少天说不出话的时候,反倒是喻文州赖在他身上,撒娇一样说个不停,说他第一次见黄少天就想要他的联系方式了,说他截了一晚上才截到810这个随机数,说你怎么总是跑得这么快,说你才要吓死我了......

       

       黄少天十分会抓重点,他既不关心喻文州是不是对自己一见钟情,也不关心他怎么吓着喻文州了,只顾着沉浸在人生第一次中奖居然是被黑箱了的震惊中:“我靠靠靠靠靠你是故意选我的?”说完又开始莫名地害羞起来:“会不会给人一种钦定的感觉啊?”

       


       喻文州为他着想,决定对这种暴力膜行为予以严厉打击。他捧住黄少天的脸,还按住他的腮帮子,示意他安静,然后温柔地亲了上去。

       


       黄少天:“......靠!他舌头好软!”

       


       有了男朋友的生活是全新的生活!为了周一和喻文州一起上的那节马原课,黄少天从周日晚上就开始沐浴焚香,早上刷牙长达十分钟——这个环节是新加上的,他发现最近喻文州有事没事就会突然凑过来亲亲他,仿佛为了报复表白那天自己趁他不备抢了先机似的,动作之迅速,对时机把握之精准,连黄少天也要甘拜下风。

      


       上马原课时在坐在后排充当林方之间的电灯泡的快乐已经不能吸引黄少天了,他现在有鱼万事足,坐第一排听讲都不怵,依旧是踩着铃声冲进教室,去找喻文州给他占的位子。黄少天一边听课一边小口嘬着男朋友给买的豆浆,还要抱怨糖放得太多。养生专家喻文州买的是无糖豆浆,但他不说,还笑着拿书遮住黄少天给他打掩护,粉红泡泡飘得满教室都是,后排的方锐都没眼看。

       


       在马原课上赶高数作业也是常有的事,有喻文州在,高数作业也没那么让人头痛了。黄少天说不会,喻文州就能立马在书上翻出一道例题给他看,记书像记游戏里的地图一样熟。可这次喻文州翻着翻着,书中掉下一页纸,打开一看,居然写着一个x江ID和一串密码,黄少天兴奋地打开x江网页版搜索这个ID,发现这位叫海无量的作者正在连载一篇校园文学作品,名叫《我们什么都吃》,还登上了月榜榜首!仔细一看文章简介,赫然写着本文CP:辣椒油x腐乳,蒜蜇皮x张加辣,鱼丸粥x花生糖!

       


       黄少天:“?????”

      


       与此同时,方锐也在书里翻到了一张黄少天的侧脸素描,右下角画了条小鱼,还用爱心圈了起来,恋爱的味道溢出纸张,林敬言看了都想翻白眼:“妈的狗粮。”


-FIN-

lof真是孤儿排版

应该还会有一个小段子番外?

不会让有男朋友的黄少天逃过高数这一劫的!


【喻黄】学习高数会给黄少天的生活带来什么(中)

       和男神面基的前夜,黄少天把整个寝室搅得不得安生。张佳乐躲去孙哲平那里避难,只剩方锐苦哈哈的,独自面对着陷入狂躁状态的黄少天。

 

      “你说我要不要准备点儿什么啊?”黄少天紧张地问。

      “张佳乐说他男朋友爱听诗朗诵,你要不要也准备一首?”方锐真诚地建议。

 

       黄少天终于意识到在这件事上方锐什么忙也帮不上,恨恨地征用了方锐的高数课本,坐在床上翻了一会儿,挡不住袭来的浓浓困意,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已经是八点半了,黄少天一个激灵,迅速翻身下床,一边骂方锐不叫醒自己不厚道,一边飞快地洗漱完,抓起书包就要夺门而出,却被早上才溜回寝室的张佳乐一把拉住,抄起桌上的一瓶香水对着他一对猛喷。

 

       “我靠张佳乐你怎么用这么甜的少女香啊太gay了吧?!!!”黄少天快要被熏晕过去了。

       “你这么有骨气为什么不离开这个脆皮鸭的世界观啊?”张佳乐翻了个白眼。

       “而且他本来就是gay啊。”方锐小声逼逼。

       

           黄少天懒得跟他们争,转身要走,又被两人一人抓住一只胳膊。

        “加油!黄少天!”张佳乐冲他握拳。 

        “加油!黄少天!”方锐不知从哪里掏出来一条小手绢,冲他挥舞。

        “神经病啊????”黄少天一阵恶寒,转身就跑。

 

 

         黄少天和喻文州的第一次约会,约在了图书馆。

      “多正经啊!不像张佳乐和孙哲平,一约会就开房。”黄少天心想。

      约会的名目是学习高数。

      “多阳光啊!不像张佳乐和孙哲平,看什么夜光手表。”黄少天很满意。  

 

 

        喻文州起了个大早,觉得神清气爽。

        黄少天不愧是喻文州看上的人,私信领奖的画风都跟别人不一样。喻文州一下下地滑动着手机翻看黄少天的获奖感言,翻到拇指抽筋都没看完。但是喻文州显然也不是一般人,他迅速从黄少天的长篇大论中抓住了黄少天的姓名年龄生日QQ号微信账号甚至知道了他家里有几口人宿舍有几位室友室友的男朋友们又分别是谁甚至详尽到室友和室友的男朋友们发展到了哪一步等关键信息。

        喻文州:我不想知道这些细节啊!!!!!!!

 

       好在喻文州头脑清醒,没忘了正经事,加上了黄少天的QQ,谁知黄少天居然在QQ上表现得格外害羞,问一句答一句,两人聊到最后也只约好了见面的时间地点,喻文州还深以为憾。

 

       比起匆忙出门只被张佳乐喷了半瓶香水的黄少天,喻文州就打扮得骚包得多:他挑了件胸口印了斑马花纹的白衬衣和一条深色的破洞裤,甚至还想把上周买的一对蓝宝石袖扣也翻出来戴上。

       室友肖时钦怕他吓着黄少天,劝他放弃:“不用这么正式吧?你是去讲题还是去谈生意啊?”

       喻文州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我去约会啊。”    

       肖时钦不忍说破,婉言相劝:“算了吧好不好?”

       喻文州:“......”

       最后还是放弃了袖扣,改喷了香水。

     

       可黄少天还是被吓到了,他看看喻文州的白衬衣,再看看自己的印花卫衣,有种自己犯了错被老师约谈的感觉。天啊为什么我的约会对象会穿得这么正经啊????

 

       喻文州气定神闲地坐着,用眼神示意黄少天也过来坐下。黄少天四下张望了片刻,发现确实只有这张桌子前有人,才忐忑地在他对面坐下。只是他一坐下,喻文州就支起下巴望着他,好整以暇地冲他微笑,看得他心里一阵发毛。

 

       为了掩饰自己的紧张,黄少天掏出高数课本,摊开放在桌上,不甚自然地咳嗽一声,试探地问:“那个,咱们开始吗?”

喻文州别有深意地冲他一笑:“不好意思哦少天,我没带课本。”

 

       喻文州思路十分清晰:你看我穿得这么好看,又故意不带课本,摆明了就是想泡你嘛!

       谁知黄少天这人性向弯了灵魂倒挺直:我靠他穿得这么骚包还故意不带课本,摆明了是看不起我嘛!

 

       于是黄少天重重地咳了一声,把书翻了一翻,板着脸,昂着下巴,随手一指,故作冷漠:“喏,给我讲讲这道题。”

       喻文州万万没想到黄少天本人是这个画风,他本想开口挽救一下,说今天天气真好啊多不适合学习我看不如我陪少天去看看桃花吧。但是黄少天一脸坚持,他也不太好阻挠人家学习,更何况当初在微博抽奖提出要教高数的还是他自己。

       早知道直接转发抽个人当我男朋友了,喻文州难过地想。

 

       可是喻文州毕竟是喻文州,段位比黄少天高出不止一点。

       他面色如常,笑着开口:“要讲题的话,少天过来我这边坐吧,你坐我对面的话,看书也不方便。”

       黄少天这时气正上头,一心想证明自己,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大喇喇地坐下,也不介意喻文州突然将椅子往自己这边移了移。这一移,两个人之间的距离一下就近了许多,只要黄少天稍稍一动,就能靠进喻文州怀里。

       黄少天有点不好意思,稍稍往外边挪了一挪,又把课本往喻文州面前推了一推,就别过眼去。喻文州半晌没出声,黄少天又忍不住偏头去看,却看见喻文州盯着那道题,皱起了眉。黄少天心想不会吧,难道自己随手就指了道他不会的?也太尴尬了!他瞟了一眼那道题,赫然发现方锐在题目旁边写了林敬言的名字,还画了个鲜红的爱心!!!

 

       黄少天大概终于想起了自己是来泡男神的,不能让男神以为自己的心上人不是他,此刻恨不得以头抢地,又在心里骂了方锐724875979568遍,才干巴巴地开口:“那个,你别误会啊,那个啥,不是我写的,那个谁,也跟我不熟,不是你你你你想的那样啊......”

 

       喻文州看他急得脸都红了,才反应过来他是在解释书上的涂鸦,便笑着安抚他:“哦,你说这个啊,这是你室友的男朋友,我知道的啊。”看黄少天懵懵的,又好心解释:“少天在私信里告诉我的,忘了吗?”

 

       黄少天的废话说完就忘,完全不记得这茬,更不好意思了。又不肯服软,犟着脖子,显出一副理不直气也壮的样子,提高了音量控诉:“那你干嘛一直皱眉啊?”说完又觉得有点儿心虚,声音也软了下来:“我以为你生气了,吓死我了。”

 

       黄少天语气中夹杂的一点撒娇意味被喻文州敏锐地捕捉到了,这让他有点儿开心。于是他好脾气地解释说,是因为没有草稿纸,他画不了图,觉得有点困扰。又不露痕迹地往黄少天那边靠了靠,开始给他讲题。

 

       这下黄少天开始觉得困扰了,喻文州身上不知名的好闻的香水味儿一个劲儿地往他鼻子里钻,搅得他思维也混沌起来。喻文州声音很好听,此时在图书馆里特意压低了,就显得格外暧昧。

 

       喻文州人如其名,不仅长得斯文,谈吐温柔,讲起题来也抑扬顿挫:“少天你看,这个分段函数有两个极限,一个等于零,另一个也等于零。”

       黄少天:怎么你一个工科生还爱读鲁迅啊???

 

       好不容易熬过了一上午,走出图书馆的时候黄少天觉得呼吸都顺畅了起来。他来的时候跑得急,没注意,原来图书馆外种的一行树,已经进入盛花期了。桃花朵朵饱满,沉甸甸地压在枝头,黄少天仰着头看花,喻文州就看着他的侧脸。

 

      喻文州觉得这样的黄少天真是好看极了,眼睛亮晶晶的,下颌线很饱满,不似成年人的锋利,反而元气满满,像只小狮子。

      看来回去可以把那张素描画完了,他心想。

 

       正想着,迎面竟冲来一只巨型金毛,黄少天只顾着看花,躲避不及,被撞得退了两步,一时站不稳,身后的喻文州反应倒是很快,及时搂住了他的腰,好歹没让他摔了。

 

       黄少天受惊的心跳得更快了。他觉得有些不妙,心脏的位置离背部很近,喻文州一定听到了。黄少天有些难为情,想挣开他站直,喻文州却不肯松手

 

       黄少天心如擂鼓,好像一张嘴,心就会跳出来。可就算是这样,他也想说点什么,打破这个尴尬的处境。所以他开口了。

     “这花好香啊...”

       其实桃花香味很淡很淡,几乎不会被察觉,黄少天自己也说不好香味是来自桃花还是喻文州,但是喻文州没有拆穿他。

      他把头埋进黄少天的颈窝,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少天也好香啊。”



-TBC-

Now kiss!!!!!!!


【喻黄】学习高数会给黄少天的生活带来什么(上)

知名游戏主播学霸喻X一心想跟男神奔现迷弟黄

 

 

 

黄少天最近沉迷微博抽奖。说其实也说不上沉迷,毕竟他的转发实在太有针对性了——用他应付张佳乐的话来说,就是——“你懂什么,这可是跟男神奔现的好机会!”

 

黄少天口中的男神,就是在L站坐拥百万粉丝的知名游戏主播,索克萨尔。最近微博上很流行转发抽奖,鲜少与粉丝互动的索克萨尔大大也跟风凑了一波热闹。

 

索克萨尔V:想了很久微博粉丝破百万该送大家什么福利,最后决定在这条微博的转发里抽一人教TA高数,同城的当面教,非同城的开视频远程教学,包教包会。

 

还附上了自己高数成绩截图:

高等数学A(上):100.jpg

高等数学A(下):96.jpg

 

索克萨尔平时直播很少会分享自己的生活,打游戏只开语音不开摄像头,全靠在游戏里的高超技巧和一把好嗓子吸粉,每次直播,弹幕一半是男粉们拍着桌子刷的666,一半是女粉们尖叫着刷的苏苏苏。当然还有黄少天这种兼具手速和嗓门的粉丝,左手666右手苏苏苏,还能间歇着拍拍桌子叫两嗓子。

 

可这次不一样,男神难得分享自己的日常,中奖的好命鬼还能看见索克萨尔大大的真容。这条微博的转发转眼就过了万,评论区也迅速沦陷,往下拉两三页全是粉丝在哭嚎,说男神不愧是男神,不仅游戏打得好,连高数都学得这么好,声音还这么好听,求嫁,男神不娶何撩。

 

 黄少天收到男神的微博推送时在寝室里惊声尖叫,吓坏了同寝的张佳乐和方锐。张佳乐正在和隔壁学院的孙同学视频,被黄少天这一嗓子吓得手机都没握住。方锐正在看恐怖片,鬼还没见着,先被黄少天给吓了个半死。两人反应过来之后,冲过来要揍他,黄少天见躲不过,就死死护住手机,张佳乐气笑了,骂他没出息,黄少天立马就炸了:“你懂什么懂什么懂什么啊我跟你们说我早就打听好了索克大大就是本市人我这次一定能跟他面基然后他就会被我的聪明睿智活泼可爱帅气幽默所吸引我马上就能迎娶男神走上人生巅峰了!”

 张佳乐不为所动:“我看他只会被你吵得头晕。”

 方锐也落井下石:“你确定是娶?”

 黄少天:“......”

 

 黄少天生气,但是黄少天不说。

 

 

黄少天最擅长的,除了说话,就是化悲愤为力量,他啪啪啪一顿打字,微博就发了出去。

 

转发了也不能安心的小粉丝黄少天睡觉之前又打开微博看一看,这条抽奖微博的转发数在三个小时内居然就突破了三万大关!黄少天心里一阵卧槽,还以为自己点开了哪个流量明星的微博,感觉突然有点看不懂这个世界了,这些人为了泡男神居然连高数都敢碰吗?????

 

黄少天愁啊,愁得睡不着,宛如一条咸鱼,在床上疯狂翻身,吵醒了下铺的方锐,方锐眼睛一转,就开始给黄少天(瞎)出主意:“那个黄少啊,我听我们班女生说,微博抽奖平台抽奖的时候是要看粉丝和博主的互动量的,你这几天多和索克大大互动一下,说不定就能被抽中啦!”

 

黄少天觉得有道理。黄少天开始在私信里骚扰索克萨尔。

 

 

喻文州最近发觉自己被骚扰了。一个叫夜雨声烦的微博账号从自己发了抽奖微博之后,就开始以一天365次的频率给他发私信,从早上八点的早安到夜晚十一点的晚安,中间还要穿插无数琐碎的生活细节,一日三餐吃了什么,上课的路上瞥见的小猫,散步的时候看见的形状奇怪的树,夜雨声烦事无巨细都要在私信里汇报一遍,还......怪可爱的。

 

喻文州其实知道夜雨声烦是谁的。

 

上个星期的马原课上,一个浅棕色头发的男孩子踩着上课铃声风风火火地冲进教室,张望了一圈发现没有空座,只好转向坐在第一排的喻文州,小声问他自己能不能坐他旁边。喻文州把自己的书和笔盒往面前移了移,示意他坐下。

 

马原课实在无聊,喻文州注意到旁边的男孩子很快就开始打哈欠,小动作不断,翻翻书,又翻翻书包,最后没忍住,按开手机,刷起了微博。好巧不巧地,喻文州一眼就瞥见了他的id:夜雨声烦。还挺特别的,喻文州心想。

 

百无聊赖地听了十分钟课,喻文州也觉得无聊,忍不住开始摸鱼。因为专业经常要绘图的关系,喻文州闲暇时候也爱画画素描,这种场合就运用得格外得心应手,在下课之前,一幅黄少天的侧脸素描就已经完成地七七八八,只差一双眼睛,只是喻文州还没来得及好好观察一番,下课铃就响了。黄少天本来昏昏欲睡,一听到下课铃,立马清醒过来,飞快地收拾起课本冲出了教室,残风过境一般。喻文州连他的名字都没来得及问,无奈地叹了口气,却又在收拾素描的时候,忍不住低低地笑了起来。

 

喻文州本来想着这次问不到,总还有下次,谁知两人竟真的没有缘分一般,再没碰过面,喻文州的那张素描,也就一直夹在课本中,找不到完成的机会。

 

直到夜雨声烦的私信出现在索克萨尔的消息列表里。

 

想到这儿,喻文州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索克萨尔V:

    由于本次抽奖参与者基数过大,抽奖平台无法立马选出中奖者,为了节省时间,我决定采用随机数抽奖,第810位转发的朋友,@夜雨声烦,请私信我领取奖励。

    生成随机数810.jpg

          

      

方锐和张佳乐在晚上八点踏进寝室门的时候,看见了一个满脸通红沉默不语的黄少天。黄少天满脸通红不可怕,但是黄少天沉默不语就太可怕了!

 

方锐和张佳乐对视一眼,用眼神推搡着对方去问黄少天发生了什么。在两人眼神交战胶着之际,黄少天缓缓地抬起了头,眼里的光快要将两人烧出个洞:“我中奖了。”

 

 

      方&张:?????


-TBC-


作者有话说:

明明想梗的时候觉得超级好笑来着,感觉写得干巴巴的是怎么回事...


搞笑文失格,大家随便看看。

存个梗
(被数学艹得神智不清的其实是我🙄️